跪了:您删任您删,明月照安贤!

时间:2020-05-20 13:26 出处:邓州时尚健康生活网 作者:春哥

删帖,疯狂删帖——《新疆喀什浩罕乡:谁应该承担房安贤亏损350多万的责任》在两天之内全部删除,但是,房安贤亏损的350万却无人过问!

问题的起源于4月14日著名新闻媒体《法新网》刊发的一篇《新疆喀什浩罕乡:谁应该承担房安贤亏损350多万的责任》文章,文章的主要内容是房安贤在2014年10月24日,浩罕乡人民政府突然对房安贤40亩枣树强拆,不仅殴打了房安贤的妻子张侠而且还将部分赔偿款给了中间人朱某,经过近5年多的官司,尽管拿回了朱某冒领的部分赔偿款,但是,还有350多万依然没有解决。这350万的起因是“24917棵枣树是经过林业局、乡政府、林管站和他本人当场确认的,并且有原始登记凭证,在执行的过程中为什么却少了7157棵;红枣树经过近5年多的生长,胸围一般都在5公分以上,怎么在赔偿却变成3公分了呢?他亏损的350多万该到哪里说理?谁又该对他的亏损担责?”,该文在两天时间内,从各大网站陆续撤稿,但是,却对房安贤亏损的350万元无动于衷。

不解决问题,而解决反映问题路径,犹如牙疼捂嘴,腿疼穿裤,忙的蛋疼!

建设用地所需伐木现场登记表:确认24917棵

350多万,对房安贤这样的 “疆漂”来说是他们的身家性命,甚至是他们一生都难以积累的财富,为此,他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官司,最终还是不了了之,司法走不通。

2019年12月中旬,房安贤来到北京,期望媒体能够关注此事,由于事实清楚,证据充足,加上房安贤的老实与本分感动了单位的领导,于是决定调查,尽媒体之职责,弘社会之正气。于是单位研究决定如实报道,房安贤本人也愿意承担虚假投诉所带来的法律责任。

谁知该文发布之后,引起诸多媒体的关注和转载,形成舆论风波,这也说明该文所反映问题的严重性和代表性。

稍有思维的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一篇入地无门的维权者——房安贤,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,不得已而为之的社会呐喊,呐喊的对象是浩罕乡人民政府在拆迁过程中的违法行为,并且将相关领导均以某某出现,尽可能的减少对官员个人的影响力度。

而且,在长达五年多的投诉和司法救济的过程中,有关部门拒不给明确的意见。所以,他在无计可施的基础上寻找媒体,这只是他呐喊的另一种方式。

这种方式是国家、法律给予房安贤的一种合法的权力,而媒体也是在合法的范围内行驶这种权力,这并没有错!因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二章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: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、游行、示威的自由。

当然,对于房安贤的投诉内容的全面性和真实性,我们不做定论!

但,可以肯定是:只要房安贤所提供材料是真实的,文章表达的意思是准确的,那么,房安贤向媒体实名举报的行为就是合法的,媒体对房安贤的文章实名发布也是符合媒体规范的。

合法,是一切规则的前提,也是所有政府依法行政的基础。

既然合法,那就依法办理!

房安贤所投诉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这是一切问题的基石。如果是真的,也就是说房安贤的基础是正确的,那么行为上也是合法的,他没有越级信访,也没有在中纪委和国家信访局门前排队——即使信访也是合法的,而是理性的向媒体反映。

因此,无论是原因还是经过都是合理合法的,也许您会说,他抹黑了政府,影响了形象。

那么,请问他和政府之间谁先抹黑的?如果当初政府能够按照实际的情况赔付到位,能够及时告知土地的实际耕种者房安贤拆迁的情况,能有今天吗?

难道说只能是政府坑农民,而农民没有任何维护自己权益的方式?别忘了,这是中国,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,它代表着中华民族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广大人民的利益。

这是党章的内容,熟悉吧!

当然,如果房安贤投诉的内容是假的,是编造的,是刻意的污蔑党和政府,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,包括我们也会追究其虚假投诉的责任,这一点我们毫不含糊!

但,前提是政府能够证明他投诉是假的!

我们期待调查结果的出现!

其实,问题也很简单,俗话说,真金不怕火炼,虚假经不起考验,目前这篇言之灼灼的投诉信,是很好的线索,依据线索进行调查当年的征地拆迁的情况,深入房安贤亏损的这笔钱去哪里了?严格意义上来说,既然多个部门联合确认并登记造册24917株,这个数字肯定不会变化的,而实际上赔偿只是17760棵,那么相差7157棵的补偿款去哪里?胸径由6公分变成3公分的差价去哪里?除了朱某外,还有谁还冒领房安贤的补偿款?

还有,在当初的拆迁过程中,房安贤的40亩仅仅是冰山一角,而者“一角”之内出现如此大的问题,那么整个项目还存在哪些问题?还有没有第二个“房安贤”现象!

如果能够通过这个线索调查出更多的问题,其实就是在自我清理和自我成长,如果没有,也恰好还原了事实。

何乐而不为?

而现在,面对这个事实,政府没有去深入调查,而是将出动网信办删帖,足以说明,当地政府的害怕和胆怯。

他们害怕什么?胆怯什么?

是政府的名声?肯定不是!因为,如果他们真的害怕玷污政府的名声,就不会当初不作为和乱作为!